注册

海拔3600米左右的高原县城 每个人都有着亮晶晶的眼神


来源:三联生活周刊

与想象中的藏区不同,窗外是一片片高山草原,牛羊成群,如果不是轻微缺氧造成的高原反应提醒着自己,你很容易把这里当做北疆的大草原,一片富庶祥和景象。

一周前,我们随单位来到青海省泽库县进行点对点扶贫活动。泽库县位于黄南藏族自治州,我们从西宁乘车出发,五小时车程后,来到了这个海拔3600米左右的高原县城。与想象中的藏区不同,窗外是一片片高山草原,牛羊成群,如果不是轻微缺氧造成的高原反应提醒着自己,你很容易把这里当做北疆的大草原,一片富庶祥和景象。

到达泽库后,我们酒店推开窗便是一片巨大的草场,听县里干部介绍,这里原本是民国军阀马步芳的军马场,建国后为了考虑到各个游牧部落的便利,于是在这个海拔相对最高的地点修建了如今的县城,而游牧民的生活方式也一直保留了下来。

在县里干部的带领下,我们来到了周边的几个“村落”。干部和牧民交谈时,旁边的小女孩在草地上爬来爬去,一会儿便爬到了对面牧民合作社理事长的膝下打闹。理事长低下头笑嘻嘻地拂去小女孩身上的杂草,女孩便静静靠在父亲身边一动不动,像一匹胡闹的小马突然安静下来。坐在对面的我拍下了这张照片,莫名被这种温馨的家庭关系打动,便问能否帮他们一大家人再拍一张全家福。因为妻子去城里办事,理事长爽快地叫来了家中其他子女,在高原阳光的沐浴下,一起拍下了这张家庭合影。

▲理事长和他最小的孩子

▲牧民合作社理事长一家

在宽阔的夏季草原上,每个人状态都极其轻松,按下快门的那一刻,大家都展示了自己最自然的一面。看着他们亮晶晶的眼神,我跟同事自嘲道:咱们在号称大城市的地方生活,怎么眼白里都是一片污浊。

▲草场管理员一家

▲住在山顶的一家人

▲一个在西北民族大学就读的藏族大学生和他的侄子们,不知为何他虽然同意拍摄,但本人刻意地与我们保持着距离

▲在泽库县圣湖附近放牧的大哥,他平时做各种虫草与药材生意,但还是最喜欢放牧的生活,于是花了几万块钱租下了这片湖边的草场,继续放牧

▲县城附近的牧民一家

翻看着相机里的照片回放,不知是本来就更祥和,还是因为游牧生活让他们更善于表达自己对家人的情感。总感觉牧民家庭里的和睦气息比我平时在城市里见的要更加浓厚。于是我便想尽可能多拍一些家庭合影,让这次行程更有意义。在耐心的藏族司机切巴的帮助下,只要沿途有牧民搭起的帐篷,并且无狗的情况下,我便请切巴给我翻译,请求对方允许让我去给他们拍一张全家福。只可惜切巴的汉语也十分有限,当地牧民更是完全听不懂汉语,我和被拍摄家庭几乎没法交流,甚至连对方的名字也没法记下,只能是笑呵呵地不断打手势告诉他们,我一定会把照片寄给他们的……

▲切巴一家和他的女儿女婿

▲传统的游牧生活与现代文明之间,让人很难选择

▲去附近小河背水的藏族女性和她们的孩子

每拍完一组家庭,旁边帐篷里的牧民也会热情地上来请我拍摄,可能因为游牧的生活习惯,他们难得见到我这样的陌生面孔,牧民的日常打扮也比较讲究,喜欢把贵重的东西带在身上,尤其是藏族女性,穿戴的首饰都极其好看。还有一家人翻箱底地找出了冬天才需要的羊皮藏式大衣穿上,请我来拍,我本想说夏天的衣服已经非常好看了,但苦于无法交流,只能是尽快帮他们完成拍摄。

▲切巴的侄女一家

在草原上生活的藏族同胞,既有藏传佛教信仰下的虔诚感,也有草原民族的奔放与直接,在镜头下,他们无拘无束,但倘若你拍太多张,便会略微不耐烦地问你好了没有,看着他们不太高兴的眼神,我只能拍个几张后便作罢。倒是想起在西藏经常见到的摄影发烧友,把长枪短炮对准藏族同胞拍个不停时,他们心里肯定是烦死我们这种行为了。

▲不知名的一家人

▲不知名的一家人

坐车翻过一个个垭口,在夏季的高原草场上看见成群结队的牛羊撒着欢,你会发现摄影这种形式实在是太有局限性,拍出来的照片完全无法表达眼前看到的美景,只能一一记在心里。

▲暴雨来临前,路遇的一位藏族歌手见我拿着相机,便请我帮他拍张照片。因为语言不通,路边草丛里,他摆出了祈祷的姿势让我拍下。

[责任编辑:许玥 PF004]

责任编辑:许玥 PF004

  • 好文
  • 钦佩
  • 笑抽
  • 泪奔
  • 无聊
  • 气炸

频道推荐

凤凰网公益基金救助直达

钱柜娱乐官方微信

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
分享到: